假面眠眠眠

新参普罗丢撒(/ω·\*)ドラスタP,精神臭DD,角色和中之人双推(然后因为中之人又跑去别的坑加推的情况ありx
☆仍然在的坑:名柯+魔快/月球/大振/逆转

☆挣扎在咸鱼跟摸鱼中的社畜,更新缓见谅OJL,LOF基本屯图用
☆坑内随便聊w雷点很少

【头像 from 九串❤】
各方面皆有不足,也因此为我前进之力。

 

[白快/白黑]愚人节后事

*白马探x黑羽快斗小甜文

*起因是我拿污鱼的梗接后续刀了她一顿,给她造成了莫大的心灵伤害,还丧失了彼此的革命友谊(什么鬼),为了挽回她对我失去的信任补了一篇糖

*愚人节漫画原梗戳这里看,有兴趣看刀的往下翻评论…………(你想干嘛

*自己捅的刀自己给人补医疗费;大家不要打我我很善良的w

----------------------------------

“怎么不说话?黑羽君,特地要我出来是有话要说吧。”

学校里某个小角落,白马应黑羽的邀请准时出现。本以为会是什么事关紧要的话题,毕竟黑羽快斗很少会这么特意的做出这种行动,而黑羽快斗在见到白马本人后,光是在沉默。

“不快点的话,要上课了哦。”

白马刻意把语气放得有点挑衅的味道,果不其然黑羽怔了一瞬,蓝色的眼珠往旁边一搭,对着白马露出一个略微不爽的表情。

终于还是开口了:

“那个……”说话时眼睛又直勾勾望回了白马探,直率又真诚,颊边染着不能轻易察觉到的红。

“白马,我喜欢你。”

白马一时震惊到无法回应。

“虽然刚开始真的觉得你很讨厌,我们也一直吵架,但是还是喜欢上了你……”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

“诶?”这个反问出乎了黑羽快斗的意料,“没有为什么啊,就是喜欢嘛!”

“黑羽君,你这样太敷衍了吧。”

“哈??”在黑羽的印象中,白马虽然一直是跟他互相表面上敌对的关系,但是认真说的话,白马也不至于会讨厌他到基本礼貌回应都给忘掉,还是说……?

“今天是四月一日,真当我会被骗吗?”

伦敦来的侦探维持着骄傲的表情,滴水不漏地反驳着黑羽快斗的表白话语,仿佛捏到了最有把握的真相。

“才不是!我是认真的!笨蛋侦探!”

“我回去了。”

看着白马探离去的背影,黑羽快斗不知为何察觉出了一丝落荒而逃的气息。

刚刚,好像有看到白马脸红了吧……


事情本该就此揭过,而命运总是不甘心让人多些错过。

大概是上天一时善心大发,一个小小的偶然,就这么发生了。

屋顶上是准备逃跑的怪盗基德,和准确堵截到怪盗基德的白马探大侦探。

“啊啊,大侦探,你还是这么穷追不舍诶。”

“追到你这件事,对我来说可是理所应当。”

怪盗玩味地笑了笑,月色下显得有点狡黠。他把食指竖起放在唇边,像是准备好给心爱的大侦探一个巨大的惊喜。

“大侦探,听着我倒数——3、2、1。”

忽然掀起一阵狂风,白马淬不及防整个人被吹的几乎要摔倒,连忙稳住身形,无暇顾及眼前的怪盗。

这自然是基德为侦探准备的‘礼物’,是为了防止侦探把他追得太紧。

基德看准时机正准备落跑。但是一个突然间,白马的手机不受控制,从口袋掉出摔到了地上。

时机又是那么对,刚刚好打开了录音播放的界面,又刚刚好撞到了播放键,一句录音就这么飘了出来。

“白马,我喜欢你。”

是黑羽快斗本人的声音无误。

“………………”

怪盗当机了大约有那么两秒。

自觉尴尬的白马立马大声开口解释,全然无平时的优雅:“这是用来对证怪盗基德和黑羽快斗之间的联系用的!因为黑羽君郑重其事地喊我才提前准备好录音……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哦——?大侦探,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完全听不懂?”

黑羽快斗内心的愉悦已经抑制不住地膨胀了起来。没想到白马还偷偷录着音,特意截出那句也不删掉,显然不是随意把当时的告白当玩笑过去。他脸上拼命维持着扑克脸,干脆将计就计下去——因为看到白马探整个人脸红得完全没有以往风度翩翩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啊!机会难得!

“我是不知道你觉得我想了什么,不过这句台词而已,侦探君喜欢我可以再说一遍?”

不顾慌慌张张的侦探试图掩饰什么的样子,怪盗缓缓开口,复述着那句被当做玩笑带过的告白:

“白马,我喜欢你。”

月光下的怪盗说话的声音郑重又笃定,狠狠敲击在白马探的心上。

而趁着白马恍然间,怪盗基德拉起他的雪白滑翔翼,已经消失在了夜间。


第二天,白马盯着下眼皮上的淤青,不同以往趾气高扬的样子,一脸扭捏来到黑羽快斗座位前。

“黑羽君……我想了许久,既然昨晚也不是什么愚人节,于是决定认真回应你……我其实也一直喜欢着黑羽君!”

“噗……?”黑羽快斗一个没憋住,差点扑克脸破功笑了出来。

虽然一开始,真要说是他不该在愚人节跟白马告白,但是他怎么说还是有点害怕被拒绝,而且带着些微妙的不爽……

“白马君,”他决定才不要这么轻易原谅告白被当玩笑的事呢!

“昨晚你是去跟基德对决去了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说了什么,但是我可不是怪盗基德,不要对着我说这种事啦!”

“等……!说这种话……你本来就是怪盗基德吧!”

“你有什么证据哦?没证据可不要说话!还是说白马君终于承认自己的无能,打算不用证据就开始乱推理了?”黑羽快斗笑着回应道,轻轻松松就把白马堵得哑口无言。

“没什么事我可先走了!”

再不走扑克脸可不保了!这才是重点。

“等等、黑羽君……黑羽快斗,请给我停下!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谁跟你开什么玩笑了啊?哈哈哈哈笨蛋白马——”

——不会让你就这么随便抓到我了,略略略!

告白都让我先说的,这笔账我可记着呢,我亲爱又麻烦的大侦探!


fin.


实在看不过自己赶着吃饭匆忙打出来的小学生文笔了,看过一遍后稍微修改了点囧rz。

  53 22
评论(22)
热度(53)

© 假面眠眠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