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眠眠眠

新参普罗丢撒(/ω·\*)ドラスタP,精神臭DD,角色和中之人双推(然后因为中之人又跑去别的坑加推的情况ありx
☆仍然在的坑:名柯+魔快/月球/大振/逆转

☆挣扎在咸鱼跟摸鱼中的社畜,更新缓见谅OJL,LOF基本屯图用
☆坑内随便聊w雷点很少

【头像 from 九串❤】
各方面皆有不足,也因此为我前进之力。

 

3/4组剑三paro

*聊天记录整理

*四人同寝玩剑三设定

*各个角色不是很符合游戏门派设定,但是还是硬套了进去w

*微快新

*剑三A好久了有不对的地方不要较真!(。

*工藤君游戏手残设定工藤君游戏手残设定工藤君游戏手残设定重要的事说三遍(喂?!

艾特一块开脑洞的 @思量  @poloo  @染指韶上。  我不要一个人掉粉

试了一晚终于艾特成功不得不说我简直太智障了(。

 

黑羽快斗→唐门(天罗) 擅用机关,外加唐门易容设定,还有隐身跑路(?

工藤新一→万花(主花间) 远程dps,攻击时要读条(平时踢杀人足球也是),而且看起来智商高

服部平次→苍云(双修) 哈士奇(犬系),主要是因为校服全黑(喂

白马探→明教(焚影) 唯一的混血门派(?)外加门派轻功可以招出鹰(什么鬼

 

建号

“新一你觉得我玩二少怎么样?”

“挺二的,适合你。”

“算了我还是选炮哥吧。”

*

“诶工藤你和黑羽玩的什么游戏,帮我也创一个号吧”

“创好了,苍云。”

“听说苍云很强,你这是隐晦的说我强吗!真不愧是工藤!”

“不,因为苍云够黑。”

 

大战4=1,随便来!

“工藤,切奶吧。”

“我拒绝。”

“切个奶又不会怎样!”

“过来,让我给你个玉石俱焚。”

*

“服部你个大屁股,能不引怪吗!”

“啊?这小怪在这儿太隐蔽了我没看到……”

“你说你这么黑为什么还总能被小怪看到呢。”

“不要说我黑啊!”

“救命,工藤,切个奶吧。”

“……。进战了。”

“……那我开吸血阵。等等,黑羽呢?”

“啊?条件反射隐身跑了……”

“……”

进组的野人:本以为是一组帅气值刷爆郭伟伟的队友,没想到这么二。

*

“白马我奶装拆了你切个喵奶吧。”

“……借口!我昨天还看见你给黑羽一个劲的糊春泥刷握针!”

【对方已添加您为仇人】

*

“费尽心思终于让工藤切奶了。”

“我觉得我们已经所向披靡了。”

“机关铺好,就等开场!”

“回头等我绕到boss背后,10秒后我们……服部你撼地什么???!”

 

来黑一黑工藤吧!关于工藤的手残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什么啊?”

“我总觉得工藤奶人的时候杀气腾腾。”

“…………怎么说。”

“他总在你快要不行的时候才恰好把那个条读完,让你浑身紧张。”

“不是你的错觉(拍肩)。”

*

“工藤快!黑羽要扛不住啦!”

“哦,好。”

“工藤你点侧翻做什么?”

奶妈,死亡。

*

白马教导工藤:

“工藤君,我们四个人要能适应各种环境,也就只有你努力下修个奶了。”

“谁让你们都选DPS职业?”

“谁让你为了嘲讽服部给他建的苍云?”

“……”

“那你为什么选万花?”

“据说操作五星,我想挑战一下。”

“……我记得你说过你游戏不太擅长。”

“但是要玩就努力玩好的。”

“好了我知道了,你切奶的时候我开吸血阵吧。”

“辛苦你了。”

*

“以命换命,我不会让你死的”

工藤的听风喊话一出,黑羽看见自己的血条降了一半。

*

工藤跳山失败,黑羽赶紧用爪子捞起来。

工藤:不,我只是卡了一下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

“白马你在旁边保护工藤,然后工藤布局!”

“我觉得我们已经所向披靡。”

“诶?工藤怎么死了。”

“他自断经脉的时候卡了。”

 

采访下3/4组选门派的理由!

采访白马探选明教的理由:

因为想体验下杀人者的心态,了解犯人的心理能帮助推理。现在是13点52分03秒,距离交战开始过了3分19秒21,又一个人头,真相终究会大白于天下。(抚刀收刀装逼)

被砍路人:这个明教有病??

*

采访服部平次选苍云的理由:

因为苍云黑。(工藤抢答)

服部:……真的不是想说我有苍云的战斗力吗!工藤!

*

采访黑羽快斗选天罗的理由:

可以灵活运用机关的感觉很棒啊~神出鬼没也很符合我?

路人:你知道花间克天罗吗?

快斗:…………这是个意外…………。

*

采访工藤新一选花间的理由:

花间克天罗。(冷漠)

快斗:………………

 

3/4组开团本时间☆

“本大爷手速一流,超~灵活!控制好仇恨boss拍不到我!嘻嘻嘻嘻……why我突然变残血了?!”

“啊,因为就你血多,我顺手听风用点。”

“TvT团长大人啊!”

*

“pve多简单,找个宏然后练走位就好了。”

听了室友们的建议,工藤新一开始看视频研究boss机制,并扯上黑羽自己切奶双刷boss。

“为什么不喊另外两个人。”

“服部和白马去刷吧,服部太黑了我不敢带他。”

“……哦。”

服部,一个从内到外各种意义上黑的人。

*

“黑羽你帮我走个位我去吃下饭。”

“喂喂喂就算我手很灵活两个号我也会操控不过来啊!”

“敢让我的号死了你就别想进房。”

“……哦。”

然后黑羽同学选择让自己的号失误躺尸。

*

“呐呐,你们有听说过一个最近很有名的副本团吗?”

“是那个【3/4组】团?”

“对对,主力四人声音都很好听!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什么?”

“指挥花间躺着都能好好指挥。”

*

“工藤你明明boss的机制都懂为什么还会死啊”

“我说我的号他自己走到boss放大招的点上了你信吗。”

*

服部一脸关心:工藤,要么我帮你看看电脑?

白马&快斗:有些事不要拆穿好吗。 

*

“工藤死了怎么办啊。”

“就让他躺着指挥。”

“那也好,我挺方便的。还有黑羽——”

“啊?工藤我这是为了你好啊!你不用操作!”

“所以为了感谢你,今晚上去外面睡。”

“服部,不觉得我们多余吗?”

“你们别光聊天啊!打啊!……对了,白马你说啥?”

*

白马负责好好补充副本机制提醒团员,特别准时,堪称移动插件。快斗负责打出加上团长的两人份dps,服部dps还能各种有意无意当个t。

“服部你快ot了停下手。”

“啊你说什么!卧槽卧槽boss怎么看我了是点名吗奶妈快奶我奶我奶我要死啦!!!”

*

“白马,一分半的时候提醒他们躲出boss的正面攻击,红血的大招很麻烦。”

“好,我会的。”

“黑羽你负责再加几个机关待命,等到白马的提醒。”

“工藤!工藤!我干嘛!”

“你就去硬碰硬,死了再说。”

 

感觉把3/4组的人黑了个遍,这就是真爱的表达方式,对吗?!小伙伴们快告诉我是的!!(你走!


  143 40
评论(40)
热度(143)

© 假面眠眠眠 | Powered by LOFTER